2009/04/21

那些不可一世的契弟

電影金像獎的轉播被剪得支離破碎是仆街之一,再度證明無線是最討厭的電視台。部份得獎者那些財大氣粗、令人憎厭的嘴臉是仆街之二。黃百鳴在台上尖刻言語那份小家子氣、與熊黛琳頒獎毫沒風度;洪金寶對獎項之嗤之以鼻,絕頂傲慢無禮,一副掌握了世界真理的姿態,為丁羽頒專業精神獎如斯輕挑,怎教人尊重配音行業?黃洪兩者的作風,皆令人作嘔。

相比起來,陳麗雲及鮑起靜得獎,她們的動容、謙遜、誠懇,完全是另一回事,令人非常感動。

但現實是,香港電影不少就掌握在那些不可一世、財大氣粗的所謂大哥、大導、大牌手中。尤其是回大陸拍片後,香港影人的自卑心變成自大心,暴發戶的形象於是變本加厲。可悲的是,陳麗雲、鮑起靜,都只能在頒獎台上曇花一現,《天水圍》可一不可再。往後我們只有越拍越爛的動作大片,因為暴發戶思維只有一種度量的標準:就是大。

所以《天水圍》失了最佳影片。因為小本電影不可能是電影未來的模範。金像獎是業界投票,最佳影片要為未來指路。《葉問》純粹是被獎項借來過橋,跟藝術高下已沒有關係。

相信我,明年若我還有選票,我一定不會投給黃、洪之流。

剛看了這個迪卡比奧的舊短訪,談《The Departed》,最後主持人說:「you sound humble.」迪卡比奧說:「humble? yeah, I am. coz I've seen what's been done before. It's been lot of unbelievable things done in the world of cinema. It's really hard to make a good movie and really hard to make a good performance.」


就是這個道理,說門面也好,由衷也好。站在藝術面前,誰可說自己最威最好?太陽底下沒新事,對歷史及經典越熟悉,其實越明白自己沒甚麼大不了。迪卡比奧說,史高西斯是他的導師,教曉了他不少電影知識。史高西斯夠厲害了吧?但你看他面對電影時那副影迷的崇敬姿態,對美國電影以至其他國家歷史如數家珍,跟我們那些狂傲自滿、不學無術的合拍片大哥真是兩個世界。

早陣子翻賈樟柯的資料,也讀到他到美國拜訪史高西斯的故事,好像最早是在年前的《號外》刊登。賈收到了史高西斯的傳真,說喜歡《小武》,並相約在紐約見面。賈說:「信中的內容和用字,好像來自家人的問候;讓我感覺到,我的工作並不孤獨,而是跟整個電影發展聯繫一起。」見面的細節可參見網上文章

提起《The Departed》,早陣子看有線的重播才驚訝發現,原來有一款中文字幕,完全保留了《無間道》的原版人物名稱,Jack Nicholson的角色叫「韓森」,迪卡比奧是「陳永仁」,馬田辛叫「黃sir」,看得我冷汗直冒。不知所謂,是自我中心的又一好例。

11 則留言:

瑪嘉烈 說...

早料到tvb 大剪特剪,但沒想過連芳芳姐的都剪掉,呢個先至最仆街。

《天》拿不到最佳電影令我錯愕,黃百鳴上台領獎黑口黑面都令我更愕然。

至於the departed 的中譯名... 沒法子,太多香港人覺得無間道好睇過the departed 好多。當時仲有好多人話the departed 明抄無間道,呢個我真係覺得好好笑。點止自我中心,直情井底之蛙。

Alex 說...

相比四位演員得獎時上台的說話, 比起部份既人士上台風度完全是不同, 鮑起靜, 張家輝, 陳麗雲及廖啟智的謝詞也感動的, 只係意想不到的, 是開心鬼會這樣的反應上台...... 仲要俾吳君如寸到唔俾反應佢... 唔通, 大片一定要贏咩, 係就俾左 長江七號 or 赤壁 啦, (咦... 睇黎吳宇森今年會挾著 赤壁2 肯定會再度提名gar wor) 雖然去年我最唔鍾意既戲就係 長江七號.

gar~* 說...

中國有句話叫"發財立品", 這警語流傳到今天, 正因為有錢的大哥大姐往往就是最冇品的一群, 無論是品德的品, 人品的品, 品味的品, 都欠奉~

yind。 說...

來喝彩。罵得有理,過癮。
這些大哥,不管真正是否具有修行學養,在電影圈待得夠久兼且富貴了,霎時間那幅得道升天的嘴臉就出來了。

葉七城 說...

鮑姐得獎,後面方中信喊到豬頭,呢幕好感動,我都好想有為自己喜極而泣的朋友。

戲仔 說...

寫得好,《葉問》得最佳影片是一個陰謀,為了加強合拍片的聲勢,也為娛樂片吶喊。《天水圍》集最佳的編、導、演一身,無可能最佳影片懸空,今次賽果很過份!

匿名 說...

金像獎從來都是仆街,好少唔仆,佢地同杜琪峰唔啱,從來都唔俾獎佢。《放逐》同《父子》,邊有得比!舒琪話《放逐》係「新經典的誕生」,而《父子》係「無heart」,我真係同意到極,《父子》不過係中規中矩的作品,《放逐》裏面簡值有梅維爾的男性情誼,有Sam Peckinpah "the wild bunch"的影子。《父子》唔該行開。家明講野素來一針見血,睇CC版之人,係唔同啲。那班蛋散的戲,我下載都嫌阻碇,唔使佢打擊,我自動彈開。許鞍華部戲悲情中有溫情,困境中有希望,真實得來坦蕩蕩不做作,感人處拿捏得宜無催淚,有誠意有功力有社會關懷有人文精神,《葉問》?挑!

JY 說...

鬧得好呀,黃生的模樣彷彿獎好應該給他,彷彿世界圍著他轉!甄生的說話,彷彿自己是應份得獎...

合拍大撚曬 說...

係唔係D大哥都鍾意亂講野,可能後生撻得多呀,撻壞個腦

匿名 說...

《葉問》當然談不上是今年的最佳電影,但看得出參與製作的人下過不少心機,成績其實也不算太差,只是老闆不可一世的嘴臉使自己和一眾工作者蒙羞,電影得獎的同時,也抹上了難看的汚點。
《葉問》製作初期,黃百鳴唔該都冇聲就拿了競爭對手,王家衛版本的片名《一代宗師》來用,身為資深電影人不但不懂避忌,還滿口歪理的掩釋自己的小家惡行。
回想起此事,就知黃百鳴係一個咩人啦!

匿名 說...

點解最佳電影一定要係攞埋其他幾個大獎?

話唔定葉問就係個個獎都排第二,平均睇,咪就係最佳電影囉!有乜咁出奇?

話香港人自大,睇字幕都要睇「黃SIR」同「韓森」,其實人地目的只係想大眾容易有共鳴,又有乜唔岩?

我覺得亂咁下批評既人係自以為是就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