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1/24

《長江7號》好Q悶...

唉,又另一次如坐針氈的經驗,個多小時一點都不好受。
可說是自「周星馳電影」這寶號出現以來,最令人不忍卒睹的一次。

要笑沒有笑(這是任何周迷最不能置信之處);溫情戲不倫不類、毫不動人;CG及外星狗超outdated、二十年前的《ET》、《小魔怪》炒作一團,兒戲當有趣(也許只有《魔法小葫蘆》可以跟它並駕齊驅);對白幾乎都是先說國語再配粵語的,感覺像港片大倒退,這麼多年來同步錄音的實感、現場感通通棄掉。電影一面倒的回歸大陸,周繼續演繹他表面化的窮人角色,有權有勢或富人都只有一個嘴臉﹣﹣這法則還套入兒子角色的世界。在電影開始的十多分鐘,出現了一些虛張聲勢、擺大款的「邪童」角色,其拿捏之欠缺準繩、硬滑稽程度,教人目定口呆。
《國產凌凌漆》的摘玫瑰、《功夫》的波板糖,既是出奇不意的橋段安排、男女角的主客易位,也做出了十分動人的效果。儘管在周的電影中,這「動人」也公式化多時;然這次就連這些老牌章都拿不出來。看《CJ7》很納悶啊,等了這麼多年的周氏新作,竟如此站不住腳、沒精打彩、毫無方向。

還好回家後,在網上碰見葛,他傳來這段《CJ7》刪節的片段,比起整部電影有趣多了。

1 則留言:

李卓倫 說...

被你講咗我想講個句添!《CJ7》的拍法非常似迪士尼的《魔法小葫蘆》,刻板化的忠奸角色,固然缺乏了往日周星馳電影的活潑。另外,兩齣電影都將學校中產化,呢種做法係好大美國,皆因美國夢就係sell中產,住洋樓,養番狗,家家戶戶都有車,呢D係好American dream。《CJ7》硬將呢套美國野嶔入民工身上,完全唔matc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