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06

侯孝賢與楊德昌


怕就是怕這樣,一種大家鬥打天才波的心理。

侯孝賢與主持人就坐,兩個人面前連張紙都沒有。主持人連侯導的片目都說錯了,竟然說《光陰的故事》是他的作品。終於,餘下那兩小時,由侯導再細數一次他拍電影的經過。這種水過鴨背的經驗談,書可讀到、網上可找到。侯導早年看《沈從文自傳》而得到創作啟發的故事,很多人都耳熟能詳。這次最大分別是由他親口說出來;再者,若主持人沒有擔當去誘導他說話的本領,就不要全程佔著台上的位置好了。

大會也許覺得,既是大師,屁也是香的,在台上說甚麼學生都有所得。但對著一班電影學生、老師的侯導,真是跟他在中央圖書館演講完全沒有分別嗎?

最可惜的是,後來時間到了,侯導沒能更仔細談他的近作(尤《紅汽球》);主持人說想同學多互動,但他竟在演講完後搶著第一個問問題。侯導回答後,就再沒有答問的時間。

演講過程中,侯導倒提到一點有趣,說為甚麼香港沒有人拍「電車」?為甚麼我們都捨棄身邊的現實東西?所言甚是。我即時想起了兩個港片電車的場面,容後再細談。

好玩的是,當天早上聽侯導演講,同一晚上在港大的課堂重溫了楊德昌兩部電影的片段:1991年《牯嶺街殺人事件》,2000年的《一一》。天啊,對上一次完整的看《牯嶺街》也許已是大學時代(當年我們幾個影迷朋友,在戲院已看上四五遍),今天重溫特別感人,看片段亦淚盈於睫。

小明「臨終」時說,這世界是不會變的,人是不會變的......。楊德昌的洞悉世情,真是令人五體投地。

對了,不知幾天下來的侯導座談,會請他談談當年一起打拼的楊德昌嗎?

10 則留言:

Ching 說...

冒昧一問﹕誰是主持人﹖

KK 說...

是《烈火青春》?《喋血雙雄》?

還是《兩個只能活一個》,定係《去年煙花特別多》,抑或全部錯晒。

唔好意思,爆響晒口,都係留番俾你講返 :P

奇夫上

Ka Ming 說...

Ching,主持人正是尊貴的院長卓伯棠博士。
奇夫,看!我又在班門弄斧了,呵呵~~都給你說了,再說也沒意思。

小杜 說...

《烈火青春》的電車太erotic (哈哈,抄你);《兩個只能活一個》太絕望;《色。戒》的,太穩定,拍不出搖晃的感覺。

現在還記得而又有感覺的港片電車,是蘇麗珍同劉德華在《阿飛正傳》深夜漫步那一條電車軌......當然少不了《幽靈人間》那個死人頭。

侯導的問題要修正一下:為何港片裡的電車,都出現在夜晚?

等你說你本來要說的兩齣戲。

KK 說...

喂,家明!咪咁啦,我先係班門弄斧。有時看電影太沈溺場景而忽略了故事呢。

還是讓你說說那些在電車上取景的電影吧,看看你的高見還是比較好呢。

話說回來,如果是《烈火青春》的話,無論人物,故事內容,以至拍攝地點,不少地方讓人感到一種非常零碎的感覺。有時簡直覺得在看兩三部不同電影的hybrid(哈,不是《鐵三角》那種)。不知你有否同感,也不知你寫過了沒有。

都係請你老哥高抬貴手,寫寫電車,以讓彼等電車男(人)過把癮吧。謝!

PS. 樓上小杜,你好,我是奇夫!不知你會否知道那截電車軌在那裡?我找了許久也茫無頭緒,那段戲實在是100% Before Sunrise呢.

David Ryoma 說...

如果有機會的話,我倒想問問他為康城六十週年拍那段3分鐘短片"Electric Princess House"究竟有何用意,秋水伊人Crossover慕雪特,很「騎呢」,完全不知他想說什麼。

Ka Ming 說...

奇夫,烈火青春你看的是那版本啊? DVD據說是錯的,把戲本的次序搞亂了.可參見譚家明的訪問呢.
小杜不會答到你電車的問題了,他只知在大學裡搞是非.你還是問問別人吧.

sonus_cat 說...

我反而記得 跟蹤 和 胭脂扣

說...

同一晚上在港大的課堂重溫了楊德昌兩部電影的片段<== 是通識嗎?

想來sit 堂的港大生

Ka Ming 說...

是的,要sit隨時來都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