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11/19

Is that all there is? 2 of 6


Lindsay Anderson在超市外碰到一個兼職售貨的朋友,跟她談了一些劇本的問題。

這十分鐘最要命的,是Lindsay把消費者到超市購物、貨品琳瑯滿目的鏡頭,跟第三世界饑民的無聲片段硬生生剪在一起,變成離奇的montage。呈現出古詩「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意象,Lindsay這個人有時真是「絕」。

這部份有幾個人物出場,其一是Lindsay的外甥Alexander Anderson。他一副懶洋洋的姿態,無所事事,被學院撵了出來。鏡頭下他與學院職員通電話,討論小額錢債問題,此pk尚有下文。
Bernard Kops
另一是年紀老邁的劇作家Bernard Kops。某天他在Lindsay家作客,Lindsay與他談起了創作與飯碗的問題。真可憐,一個由五十年代開始寫作的人,一把年紀仍要硬著頭皮打電話去追稿酬。令我想起梁寶那著名的「藝術家不是開善堂」控訴。全世界以創作為志業的人,是不是都會碰到一鼻子灰?終生受冷待及剝削?

最後一個是演員David Sterne。David跟Lindsay談的,也是出路及飯碗的話題。

(Is that all there is? 六之二)

1 則留言:

李卓倫 說...

家明兄,Lindsay個套名作《If...》火力好猛,係人都知。幾十年後佢拍呢套《Is that all there is?》時都已經個頭近,但都好似唔覺點收過,一生係左佬一世都係左落去,都好小見!

不過話時話,去IMDB查《Is that all there is?》的類型,原來係comedy類。老人家發火,你就當佢搞Gag,死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