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07/11

《赤壁》型男劍出銷

《赤壁》原來只是上集,看到最後「下回分解」四隻大字覺得好笑,想起的不是章回小說,倒是《江湖情》、《英雄好漢》或《雷洛傳》那時期的港片。
《赤壁》的感覺蠻八十年代,兩個半小時很多場口都是著意編排,十分functional。以周瑜(梁朝偉)出場為例,先看他以羽扇指點步兵,眼神專注耳聽八方;然後笛童音樂響起,周瑜示意步兵停止練習,走到笛童處取出小刀削笛,令笛聲更清脆。先後兩事寫出風流人物粗中有細,但同一場口的功能沒完:隨笛童來的老翁來投訴水牛被步兵所偷,周瑜憑步兵腳泥看出偷牛賊,但又故意施計放人,顯示他有智慧、氣量及領導之風。最有趣還是最後,屬下緊張萬分走來向周瑜稟告「難產」,鏡頭一剪看見志玲姐姐的手,再看下去才知「難產」的不是人是馬。周瑜及小喬(志玲姐姐)對馬匹,像現代人待寵物一樣愛護有加,許諾不讓小馬長大後上戰場。諸葛亮竟然也來到馬房,他知道如何為馬匹接生,這「冷知識」令他周瑜的友情增進一大步。

於是,一個段落的兩個場景,借金城武諸葛先生的視點,看出周瑜的領導氣派、調兵能力,同時兼具氣量、智慧、品味(笛聲)、愛心、專注細微等特點。這種高密度的人物描繪手法,在《赤壁》比目皆是,相當刻意求工。
及後周瑜與諸葛先生Jam歌一段,固然交代他們文武全才,識英雄重英雄。那眼神流露,柔和的燈光,吳宇森又一次《喋血雙雄》特寫freeze frame的處理,上一次是周潤發及李修賢,中間夾著葉倩文;這次到了金城武及梁朝偉,中間是志玲姐姐。
《赤壁》一定比《見龍卸甲》好看,只要你不嫌太多這樣的斧鑿痕的話。另一好玩的是,John Woo的男性情義繼續曖昧。金城武那諸葛先生那成竹在胸、微笑點頭的特寫很多。從金城武身上不大看出謀略與智慧,倒是以他為首的四處遊說(勾搭),幾個俊俏小白臉的互相欣賞及吸引。梁朝偉(周瑜)、張震(孫權)、金城武(諸葛亮)、胡軍(趙子龍)都是俊男,都有很多惺惺相識的描寫;對比起來演張豐毅的曹操一把年紀,跟下屬毫無交流,對小喬有性幻想,粗鄙沒品。張飛及關雲長則是力大如牛及鐘如洪鐘的「戰爭機器」,像個「icon」多於像有血有肉的人物。劉備完全沒有吸引力,也沒有性能力(他的嫂子已死,對比周瑜與小喬那一幕纏綿,還用多說嗎?)。《赤壁》若要預示曹、劉兩陣對壘的優勝劣敗,致勝之道只在於兩點:年青,性吸引力。吳宇森的男性情義再次提供解讀趣味;分別只是,這次陽具象徵不是槍,而是劍或弓箭而已。
記得孫權是如何恢復信心嗎?他與周瑜狩獵,被周故意孤立在草叢,最後鼓起勇氣成功以箭射虎。諸葛先生如何說服孫權的?他最後一句是:你的寶劍是再次出銷的時候了……

3 則留言:

許港生 說...

多謝分享,很詳細的分析和獨到的見解呢!:)

Ka Ming 說...

許港生!!不是吧?他不是在九七回歸前一天已經香消肉殞了嗎?噢我多麼懷念玻璃之城~~

匿名 說...

赤壁:靠肌肉不靠兵法的三國演義


http://www.wretch.cc/blog/woosean/9694825



東二打六